Schnittgrün

请您不要关注我!!!!!

光一样的人啊。
第一种是烟花一样的人,他们是燃烧炸裂爆发出的光,用眼去看会眼花,用手去捂会灼伤,他们全部的身体都蓄势待发地活着,活着就是为了等待,等待就是为了绽放,然后灰飞烟灭。
第二种是恒星一样的人,他们有光有引力,他们有速度有轨道,跟他们质量一样才能互相绕转,他们很亮,仿佛永远不会熄灭。

关于吃

(关于味觉失灵的想法)

从在一起开始,为了增强这个味觉失灵科研人员的食欲,我一个生活二级残废竟然也研究起了菜谱。

许墨作为一个崇尚科学的知识分子,是明白进食对于一个经常精神疲劳的脑力劳动者的重要性的,每日打卡式地摄入相当量的有机物。但是因为身体原因,什么样的食物在他看来都食同嚼蜡,所以一日三餐退化成了水煮一切。

我第一次在他家吃饭的时候,见他在啃一个囫囵的牛油果,手边还摆着一个精致的玻璃色拉盆,里面码放着芹菜、甘蓝、青椒、焯熟的西兰花和土豆。

不堪入目。

我说,你把手里的牛油果切一切,和盆里的食材搅拌一下再淋上奶油不行吗?

毕竟这个色拉盆挺好看的,这样粗暴使用也令我心疼。
他说,吃进嘴里...

从知道开始,我就一直设想着你走那天我要怎么做。
我想着穿最好看的衣服去机场看看你,又想着你不喜欢刻意打扮得花里胡哨。我想着就穿件风衣里面套件白毛衣和裙子短靴毛袜子围巾这样吧。头发怎么办呢,扎起来吗,我现在没有刘海了很傻的,那就披着吧,应该不会起静电变毛。
我想着我起一个大早,洗头发洗脸,只涂遮瑕和橘色口红,背一个包,里面只放交通卡、校园卡和手机,坐三个小时的地铁去机场。
我找不到路,问来问去找到你,你推着车子在办托运,我陪你站着排队,我们一句话都没说。
然后我们一起在麦当劳买了午饭,我没有擦口红,跟麦乐鸡和酱一起吃进肚里了。
然后我送你安检,我说,再见,你说,再见,这是我们唯一的对话。
然后我转身就走,再...

关于白学长命运和历史名将白起命运的联系的想法

(纯属我流胡乱联系胡乱分析,是脑洞,不是剧情预测)

这个脑洞源于老铁突然跟我说,战国策读到“杀神白起 长平之战 坑四十万”的时候有些走神,我们感觉白起既然叫这个名字,里面肯定有梗,就去查了查,一查发现我的妈这药丸要BE。

关于秦国的名将白起,大家可以自行百科(懒)。下面为了防止混淆,用“白学长”代指游戏中的白起。

根据白起生平(文盲的大白话开始了.jpg),他生于秦国国力强盛之时,军功卓著受封名扬天下,为秦并六国做出了巨大贡献,但是后来因将相不和被人乘虚而入,受到陷害,最终赐剑自刎。

然后我就想到白学长也是特殊职业,很容易出问题。

比如他为组织出生入死,但是因为任务对象女主地位特殊又与许...

烟花

(我也不知道这写的是啥玩意儿)
(剧烈ooc,又黑又丧又意识又词穷还翻译腔,慎。)

我收到了一个匿名快递,它躺在家门口的地毯上。它沾满灰尘,于是我在屋外拆开了它。

撕掉了外层简陋的快递打包袋,是一把用礼盒和丝带隆重包装的女式手枪,一旁躺着一张小巧的贺卡,黑底金色墨水:生日快乐。我把枪握在手里,冰凉又沉重,令人冷静而踏实。

我在门口摆弄着手枪,又在填充礼盒的纸屑中翻找过,没有子弹。

共度的夜晚已经足够浪漫,她又要做成什么惊喜吗?这样想着,我站在原地,等待着它的主人前来补全这份礼物。


「许墨,你到家了吗?我今天专门提前下班,烤了蛋糕给你,快完成啦,正在涂奶油!」

「到家不久。是为我学做的...

......我昨天神智不清的时候都写了什么垃圾玩意儿

伊修加德的雪啊,是我的爱人;
你席卷的时候,我们就相爱了!

当永冻的雪原还在时,我就不会把你忘记。但是只有遥远记忆里的春意再次降临,我才会真的快乐。 

睡不着,怀念一下我的爱人。

我是赫尔路因。

循着水晶的指引,我来到艾欧泽亚已经半年了。这半年来,说是作为英雄也好、光之战士也好——托某位大人的福——实则过着闲散的冒险者的生活。

我不善于交际也不怎么生产,只有一个雇员要养,日子还算好过。

现在,由于某些不可抗力,命运的驱使暂离我远去。又是一个独身的夜晚,我在不洁塔外临时搭建的木屋里躺着,裹着毯子辗转反侧。

我不知为何,心中万般躁动难以摒除。屋外山风呼啸,令我忆起高地的终年不断的纷飞落雪。

我紧闭双眼,心如乱麻。
我张开双眼,炉火灼灼。

跳动的火苗中,我看见有光莹莹。是我的光,一路奔波,我把它丢了。

我看见我的光在不化的雪原上踌躇,我听到我的心脏在库尔札斯的冻土...

(补充一下这个过度解读的脑洞,剧透注意)


这里(危机之约)神秘人称许墨为Ares,也有小伙伴解释了这个单词的其他含义,我个人还是把它邪恶混乱地理解为阿瑞斯了。
那既然许墨被称为阿瑞斯,和他现有人设特点出入也挺大的,就算是把这个单词理解为“另一面”,我想着也可能另有隐情。
然后我查了一下阿瑞斯的配偶厄倪俄,也不是个什么善良的人(神)。我是从这个角度来思考这个脑洞的。
以上纯属我流过分解读,如果后面剧情进展相似...怎么可能相似...嘻...嘻嘻......(快住脑)

(许墨剧情发展的推测和脑洞的整理)


许墨和女主双黑呜呜呜呜呜那个阿瑞斯和厄倪俄的脑洞我真的好喜欢......

昨晚仔细想了一下,许墨对女主是从一开始的身不由己(也就是有目的地接近勾搭)到后来必然的情不由己(爱上女主却有客观原因必须抑制对她的爱)。对于许墨所属的“组织”还并不清楚,但是可以肯定地是接近女主的目的是会对女主造成伤害的,无论是研究改造还是洗脑拥立。

所以正常走向的话虐许墨基本上是一定的了,他根本就没有爱上女主的机会,只能说是一个意外。然后任务在身又要借着谎话吐真情,借着实话说假话,这样久了迟早要完啊,他工作压力也大,精神怕不是真的会崩溃。

有太太的脑洞是说许墨会为了女主叛...

© Schnittgrün | Powered by LOFTER